孩子為了什麼要晚睡?(2/4)權力鬥爭

作者:趙介亭-綠豆爸

原本的主題是針對青少年族群,不過和幾位家長聊過之後,發現其實前三項適用於2歲以上的各個年齡層(2歲以下比較撐不住,想睡的時候就會睡著了),因此我修改標題為:孩子「為了什麼」要晚睡?

權力鬥爭——你晚睡我也可以

追求自主自由的權力,算是人類的基本需要吧!從歷史和世界現況都可以明顯地觀察到。

對孩子來說也是如此,從2歲左右孩子說的第一次「我不要」,也就反映出孩子想要對自己的生活作主、想要擁有更多的自由,而不只是聽命於爸媽。

這樣的權力需要,如果父母懂得孩子發展,就會呈現一段「賦權」的歷程,也就是跟隨著孩子的發展步調,一步一步的讓孩子逐漸擁有「作主的權利」。

這裡我使用了「權利 Rights」來取代「權力 Power」,是因為我發現,當孩子被適時適量地「賦予權利」後,也就不會和父母「權力鬥爭」了;相反的,如果孩子感受到「權利受損」,很自然地就會和父母陷入「權力鬥爭」的局面。

「權力鬥爭」的行為目標,可以在許多的親子衝突、或孩子的不良行為中發現,因為身為大人的我們,需要負起較多的「責任」,也因此我們擁有較多的「權力」。

只是孩子不容易從自己的生命經驗,來理解到大人的「權責相符」,孩子最容易看到的,就是「大人可以的,我也可以」!

解決方法

1 和孩子同時間睡覺

我知道這件事對多數的父母來說,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!

父母好不容易在孩子睡著之後,才能夠暫時卸下「父母」的頭銜和身份,想要放鬆、泡澡、追劇、打電動⋯⋯,也就只能趁這個時間呀!

其實對孩子不也是如此呢?他們好不容易卸下了孩子或學生的頭銜和身份,也想要放鬆、泡澡、追劇、打電動呀!對孩子來說,「為什麼大人可以,我卻不可以?」的聲音,會在腦海中逐漸擴大。

學齡前,孩子還會在大人威脅利誘之下乖乖就範;

到了小學階段,孩子就容易來暗的,在房間撐著不睡著,或是等到父母睡了再爬起來;

而到了中學階段的青春期,更容易「化暗為明」,直接跟父母對摃起來,還會對嗆爸媽:「你有什麼資格管我!你自己還不是很晚睡!我晚睡又沒有影響到你!」

此時的父母再威脅利誘也都無效了,因為孩子潛意識裡已經認定了自己和爸媽的「權力不平等」,而孩子會誤以為只要模仿了爸媽的行為,就會擁有和爸媽相同的權力。

要扭轉孩子這樣的觀點,難度其實很高,相較起來,反而讓自己和孩子在同時間睡覺還比較容易呢!

但⋯⋯,我知道,所以還要搭配第2項解決方法。

2 提早父母身份的下班時間

你當父母到幾點鐘呢?晚上8點?9點?12點?還是7-11全年無休?

我們必須讓孩子知道「父母是人不是神」,我們也會有我們的興趣和生活需要被滿足,我們必須有「我」的時間和空間。

以我們家為例,我們在開始練習阿德勒父母學之後(綠豆4歲、粉圓2歲),就和他們討論並訂出父母身份的下班時間是晚上8:30,之後我們就會回到我們自己的身份,做我們自己有興趣的事情。

當然初期在調整時,孩子是很有可能要「測試」我們的決定,所以在我們的父母下班時間,孩子最容易這裡痛、那裡癢、這個事情忘記了、那樣東西找不到。

我們只要秉持「溫和且堅定地態度」,溫柔地和孩子說:「我知道了,我明天早上7:00起床後會再協助你喔!」一陣子之後,孩子就能理解我們是玩真的,不是假裝或騙他們的。

3 在生活的其他面向賦予孩子權利

「權力鬥爭」這項行為目標,絕對不會只來自於睡覺這個議題,因此父母要留意和覺察,在生活中其他的面向,是不是還緊抓在自己手上?

可以從食、衣、住、行、育、樂六個面向來評估,在學齡前要陪伴孩子逐步練習「食、衣」的負責,然後將作主的權利逐步賦予孩子;到小學階段則是練習「住、行」的負責與賦權,而到了中學階段,則是練習「育、樂」的負責與賦權。

也就是孩子說的沒錯,如果他已經青少年了,而你還在為了他幾點睡覺森七七,那的確是過度地壓抑了孩子作主的權利(睡覺歸類在「住」的面向,要在小學階段練習,到高年級就要完全賦權給孩子),這也難怪青少年會刻意「反向操作」來證明自己有權力啦!

<span>%d</span>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