熙:不朽的青春-追尋失落的藝術|可能創學-2020冬學

青春,轉眼即逝;而不朽,卻是佇立千古,如果問要如何將那短短的一霎那捕捉,並且永遠的保留,答案非藝術莫屬了,

「不朽的青春」展覽主辦方到各地尋找台灣藝術家的遺落作品,並且展出,總共有超過40位藝術家的作品,讓他們的精神重見天日。

《萌芽》-鹽月桃甫

我認為這張作品最大的意義在於他的稀缺性,鹽月桃甫把很多作品送給了學生,但這些作品卻因為水災大多都壞掉或損毀了,而這幅畫是當時僅存的作品,而且已經被毀的不成畫樣,也是請到了專業的修復師才能讓作品重見天日。

《東台灣臨海道路》-陳澄波

作畫位置大概在花蓮的蘇花公路,蘇花公路在以前非常窄,僅能供一人行走,後來才慢慢變成現在這樣寬。而大家原本只是知道有這幅畫存在,卻找不太到,透過這次展覽才被發現放在在日本的圖書館,從而讓他回到台灣。

而這幅畫連框都是當時所製作,但弔詭的一點是,框的風格比較屬於達悟族,但畫裡面畫的是太魯閣族,十分奇怪,可能是當時的文獻不足,錯畫了圖案。

《病房》

在畫他二哥看牙醫結果藥物感染,而這幅畫是李澤藩少數人物並不明顯的圖片,可能不想畫到自己二哥痛苦又腫脹的表情吧…

整部作品採用明亮的色調,窗外風景淡淡的顏色,非常美麗,這麼做是為了祝福二哥能早日康復,但很遺憾的,他二哥不久後就因感染而過世了…

《雲湧高峰》-呂基正

非常寫實而震撼的作品,呂基正在作品製作中習慣使用類似刮刀的工具,而這樣也能讓他更方便地製造山坡的紋理,而這張作品有加入小石頭、碎玻璃,的複合媒材,十分特別,所以才會入選。這幅畫原本被保存在大學的校長室,卻因為保存不善而裂成三塊,在要被丟掉的瞬間才被教授拯救下來…

《少女胸像》-黃土水

黃土水連續入選四次日本帝展,這證明了他的繪畫實力,而他在1920年製作的作品《少女胸像》,到今年為止都還一直待在太平國小裡面(太平國小是他以前上學、和教書的國小),持續了100年。

雕刻的主題是是黃土水朋友的小孩穿著大正時期流行的和服,披著保暖的毛皮,綁著絲帶。

作品中最難的是雕出毛皮的柔軟,和和服的柔韌,還有頭髮的紋理,這些都需要非常成熟的經驗才能夠辦到。

永劫不死的方法只有一個,就是精神上的不朽。

至少對我們藝術家而言,只要用血汗創作而成的作品,還沒有被完全毀滅之前,我們是不會死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黃土水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