趙介亭-綠豆爸:讓長輩成為正向教養的隊友

小敏媽媽學習正向教養後,決定要在親子關係中實踐「溫和且堅定」。

然而和原生家庭同住的她,一直遇到的困擾,就是當她溫和的時候,長輩會說:「妳那麼溫柔怎麼會有用?打罵他就聽話啦!」而當她堅定的時候,長輩又說:「妳不要那麼嚴厲啦!他要什麼就給他呀!」

小敏媽媽試著和長輩溝通,希望邀請他們一起學習正向教養,然而每次總是不歡而散。

長輩呈現的就是「我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還多」、「我當年還不是這樣把妳帶大的,妳還不是好好的」。

小敏媽媽知道自己只是表面好好的,其實內在的很多需求沒有滿足,自尊和自信也是低落的,但她又不知道該怎麼和長輩反映,總不能告訴他們:「你們的教養方法是不對的!」因為這樣不就等於自己是失敗的、是不好的嗎?

正向教養的挑戰

正向教養源自於奧地利心理學家阿德勒,因此歐洲和亞洲的文化差異,是大家在台灣實踐正向教養時,一定會面臨到的核心挑戰。

像是正向教養當中的「溫和且堅定、課題分離、賦權賦能、鼓勵⋯⋯」等基礎觀念和行動,都不是我們的上一代所能理解的,在他們的價值信念裡,威權、打罵、處罰、溺愛、順從⋯⋯反而才是教養的基礎觀念和行動。

因此我們「最不能做」的事情,就是試圖去改變長輩的教養法則,因為那不僅無效,還會造成自己和長輩的關係陷入危機。

我們「最能做」的事情,是確立自己的教養法則、信念、行動,如果我們相信正向教養可以幫助自己、孩子和現在的家庭,那我們就持續堅持去實踐,找到教養的協力團體(俗稱:同溫層),讓自己更有勇氣和力量。

讓長輩成為教養隊友

要如何讓長輩成為教養隊友呢?以下有五個觀念和行動可以進行:

一、把重心放在自己和長輩的關係,而不是教養方法

有時長輩會介入父母和孩子的教養,其實反映的是長輩和自己的「關係」出了問題,對於長輩(以及所有人)來說,滿足感、安全感、連結感、價值感、我能感和成就感,是他們所需要的。

如果我們希望長輩不要透過介入教養,來證明自己還有能力、權力、價值,那麼我們就需要在其他的層面,讓長輩有機會展現。像是聽長輩訴說過去的生命故事、邀請長輩分享他的專長能力、陪長輩散步爬山⋯⋯

當長輩在和我們的關係當中,就得到了滿足、感到安全、連結和價值,反而會更願意理解和尊重我們的教養觀念和行動呢!

二、理解長輩的生命任務是「含飴弄孫」

古人的成語就告訴我們,長輩會逗弄孫子,這是很正常的,因為在人類的發展歷程中,長輩也在找尋自己的生活樂趣。

當然如果我們不希望長輩經常逗弄孫子,除了減少互動的時間外,其實更重要的,是鼓勵或陪伴長輩找到自己的人生樂趣,可以協助他們找到人際團體,讓長輩的生活更加多彩多姿,自然也就會降低弄孫的頻率了。

三、父母對於孩子的影響力是大於長輩的,不需要過度擔心

除非孩子是全天都由長輩照顧,否則父母對於孩子的影響還是大於長輩的。

雖然「水往低處流、人往輕鬆靠」,但是父母正好可以藉由這樣的互動,讓孩子理解到,每個人、每個團體,都會有不同的界線和常規,在長輩面前可以的行為,不代表在家庭中也可以,反之亦然。

有的父母會擔心孩子發展出「見人說人話」的性格,但其實我們翻轉性格的優勢,這樣的性格也就更具彈性和生存能力呢!

四、不用期待「神隊友」,只要是「隊友」就好

父母當然會期待長輩和自己教養同步(長輩有時也這麼期待父母),但畢竟時代不同,整體的社會從威權轉向自由民主,因此父母練習符合這個時代的教養,也不代表長輩那個時代的教養就是錯的,我們可以理解長輩在當年,也是使用他覺得最好的教養方法了。

因此我們在教養的任務上,就要區分「合作」類型和「分工」類型,在有共同信念的項目合作,至於理念不同的地方(像是給孩子吃糖⋯⋯),就分工吧!同理並尊重長輩對待孫子的方式,正如我們期待長輩同理和尊重我們一樣。

我們也要留意自己的期待不要過高,不用期待長輩變身成為「神隊友」,只要是「隊友」而不是敵人就好,長輩若有意願協助我們分工,或是部份時間陪伴孩子,我們可以用感激的心,看到長輩的愛和善意,並且記得要用言語或肢體回饋給長輩,因為他們也很需要鼓勵呢!

五、製作幸福寶盒,做為和長輩情感連結的橋樑

幸福寶盒沒有固定的形式,其理念是找到一個容器,放入「關係」中值得紀念、感到幸福的物品,例如:照片、信件、卡片、紀念品⋯⋯等。

因此我們可以製作和長輩的幸福寶盒,如果長輩願意,也可以邀請一起參與製作,找出家中值得放入幸福寶盒的物品,每一個物品背後都是一篇生命故事,除了在製作時可以重溫舊夢,之後若和長輩陷入關係緊張時,幸福寶盒更是可以成為關係的潤滑劑,讓彼此看到對方的美好,也讓幸福感消退彼此的劍拔駑張。

<span>%d</span> 位部落客按了讚: